当前位置:首页>行业资讯
数十名银行高管离职,他们都去了互联网金融
发布时间:2018-04-03 作者: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 来源:本文转载自企鹅公众号:P2P观察| 阅读(1059)

2016 年 6 月 16 日,百度宣布前光大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张旭阳正式加盟。

从 2015 年 3 月到现在,从银行离职的高管超过了 60 多名,每个月都有几则消息传出来。

图片设计:张悦

中国的银行们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在离职潮的冲击之下,银行的高管荒已经出现。眼下,民生银行已经没有一名副行长了,华夏银行还有两名,但远远不够,正打算火线再提拔两名。" 我们急需副行长。" 一位银行人士这样说。听起来像是玩笑,但其中甘苦,只有银行人自己知道。

这种情况是史无前例的,不仅在中国的银行史上没有出现过,在全球银行史上也很罕见。渣打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注意到,同期海外银行业就相对稳定,没有出现大规模的高管离职。他认为这只能是和国内特殊的银行高管减薪有关。

在 " 限薪令 " 实施一年后,五大国有银行高管在 2015 年普遍降薪 4 成。其中,中国建设银行行长的总薪酬从 113.2 万元直降到 34.46 万元,降幅接近 7 成。

2015 年 3 月,詹伟坚向中国银行提出辞呈。他可能没有想到,他开启了国内银行史上一轮波澜壮阔的高管离职潮。

詹伟坚当时是中国银行的信贷风险总监,他还有另一个为圈内人所津津乐道的身份,即中国上市银行中薪资最高的高管。在 2013 年,他的年薪为人民币 850 万元,傲视群伦。

但在两个多月前的 2015 年 1 月 1 日,《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正式实施。按照这份文件的规定,央企高管年薪应限制在 60 万元左右,国有银行董事长、行长、监事长以及其他副职负责人的薪酬均按此标准执行。

从理论上来说,詹伟坚不在 " 限薪令 " 的限制范围之内,因为他是香港籍人士,其职位并非政府委任,而是市场聘用。但是,当中国银行的行长一年的年薪才 60 万元时,你作为一个部门总监好意思拿 800 多万么?

詹伟坚从来没有透露过自己离职的真正原因,但业内人士普遍表示,薪水问题是主要原因,并认为这只是开始。他们没有猜错。

受 " 限薪令 " 冲击的不仅仅是国有大行,地方银行也没能幸免。实际上,在中央文件出台后,各个地方也先后出台了各自的规定,地方银行高管的薪酬也大幅降低。比如,北京银行行长 2015 年的薪酬只有 46.8 万元,而一年前的这个数字是 313.76 万元,降幅约为 85%。

人才流失的问题也正在引起传统银行业的重视。交通银行董事长牛锡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交通银行将会针对人才的流失进行薪酬的改革。他同时也指出:" 要想做大幅度的调整是比较困难的,但是内部结构性的调整还是可以做的。"

什么是 " 内部结构性的调整 "?说白了就是拆东墙补西墙,因为银行也没有余粮。

2011 年,时任民生银行行长洪崎在一次论坛上说:" 我们有时候利润太高了,都不好意思公布。" 在当时已经公布的 2010 年财报中,民生银行的净利润同比增长了 58.81%,但 5 年之后的 2015 年,这一数字下降到了 3.51%。而在 16 家上市银行中,这个数字还是相对很高的,几大国有银行的净利率增长率普遍不到 1%。银行 " 躺着挣钱 " 的日子已经成为过去了。

伴随着银行盈利能力下降的,是不良贷款的上升。截至 2016 年一季度末,我国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达到 2.1 万亿,不良贷款率达到 2.04%,突破 2% 生死线。

盈利能力下降,不良贷款上升,银行高管的压力自然会增加。再加上,很多上市银行都有业绩指标,完不成业绩的就可能会扣奖金甚至降职。关键是,目前还几乎看不到经济有新的起色,这也就意味着银行业的这种困境在短期内难以改变。" 他们看不到希望,所以才会在一推一拉之下离开的。" 金融资深评论人黄立冲这样说。

黄立冲所说的 " 推 " 是指银行内部的问题,而 " 拉 " 则是来自互联网金融公司的 " 橄榄枝 "。

在这 60 多名离开传统银行的高管中,有少数去了民营银行,比如网商银行行长为杭州银行原行长俞胜法,微众银行两任行长曹彤和李南青,一位是中国进出口银行原副行长、一位曾任平安银行的零售业务总监。此外还有个别的离职者自己开始创业,比如曾任广东南粤银行副行长的柳博就创办了自己的大数金融公司。

不过,总体而言,银行离职高管们的主要去处还是互联网金融领域,既包括蚂蚁金服、陆金所这样较纯粹的互金公司,也包括万达、苏宁等传奇企业涉足的互金公司,比如平安银行原副行长陈伟出任陆金所常务副总经理、华夏银行原副行长黄金老出任苏宁金融常务副总裁、中国银行原副行长王永利出任乐视金融 CEO 等等。

互金公司对于银行高管可谓求贤若渴。互联网金融本质上属于金融,但此前大多是用互联网的方式来做,创新有余而稳健不足。而这批银行的离职高管大多有 5 年以上的任职经历,对于金融中的信用和风险有着深刻的认识,并带来了银行业比较成熟的风控模式,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目前很多互金公司的这块短板。

可以说,这些银行高管的到来让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更加规范和稳健,有利于行业的长远发展,而这对于传统银行而言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尽管大多数互联网金融公司不愿意承认,但这些公司已经在事实上同传统银行形成了竞争,而且这种竞争时全方位、全链条的。以苏宁金融为例,消费者可以从苏宁金融申请消费贷款,通过其支付工具任性付进行支付,闲钱可以在其理财平台上进行投资,完全可以抛开银行。像苏宁金融这样的互金公司越成功,传统银行也就越难受。

当然,这些离职的高管已经在传统银行里浸淫多年,在进入一个全新的行业之后很难说都会一帆风顺。事实上,已经有个别离职高管出现了再离职。但整体而言,银行高管跳槽到互金公司的潮流可能难以逆转,就像传统银行的衰弱和互联网金融的崛起难以逆转一样。

张旭阳绝不是最后一个跳槽到互金公司的银行高管,传统银行最难受的时刻还没有到来。

银行人去了互联网金融大都做什么?

银行人并非没有出路一定要离开银行,关键是银行要科学转型,形成新的竞争力。

这几年,互联网金融的泛滥和爆炸式增长,带来了一片欣欣向荣的假象,在缺乏规范的互联网金融市场,大家喊杀声一片,却几乎没有真刀真枪的干上,就已经帅哥头破血流了。到头来,大哥还是大哥,野路子的小瘪三仍然上不了台面。而银行,在这个风雨飘摇的寄生前夜,却流失了大量的人才。这些人才,从高管到普通员工都有。高管老爷们都是带着传统银行刷的一层金粉,带着满头的BUFF,去了互金公司,真正起到什么作用不知道,但是年薪是跑不了翻几倍的。而普通员工,大都只有一个出路——销售。

我们曾经分析过,银行员工为什么在互金公司那么受追捧,其实无非是三点原因:一是专业,专业的业务能力,这是任何互金公司都无法替代的,这种专业优势,如果互金公司没有至少5年以上的沉淀是绝对做不到的;二是客户,银行人做了几年业务下来,都有一批自己的朋友和客户,这是互金公司挖来银行员工最直接的目的,可以迅速把业务撑起来;三是经验,银行员工通常是非常敬业的,连续加班,“5+2白加黑”这都不是事儿,一个行业做10000个小时积累起来的经验,别人要3年,银行人只要1年。一时间,各种高薪手段都派上场,就为了拉住几个银行员工。

但实际上互联网金融招收银行员工做销售暴露出了很多急需改进的环节,也就是说,如果一个银行人再考虑往互金公司求发展,必须先考虑这些问题:

1、产品

互金公司的产品创新看起来很热闹,实际上存在几个问题:一是产品还在传统银行的感念里面,没有发生本质变化,无论是消费金融也还,还是个人理财也罢,这些产品的核心还是银行的产品理念。二是产品同质化程度太高,难以打动市场。这个问题,在银行业就十分明显,到了互金行业更是让人觉得盲目,一说什么赚钱,大家都去做这个。毕竟产品核心是货币,这是最不需要动脑筋来推广的产品,可是不动脑子真的就没效果了。三是产品质量差,总的来说是银行的服务能力留给互金公司的利润空间太大,好赚钱的时候,大家都懒得深究这些问题,最后形成了P2P的百家大战。四是产品缺乏场景,唱高调的时候,大家都说,我们是基于场景的,可实际上,没有生态链的支持,所有的场景都是无本之源。

2、获客

互联网金融的获客渠道十分单一,从金融来说,纯金融业务的客户交互频度太低。虽然互金的平台并不是银行,但是这些属性将成为发展的巨大障碍。最近也和一个朋友谈到的一个金融品牌,在做线下实体店,这些实体店只做金融业务,去年的收益远远跟上成本,一年几个亿的维护成本丢下去,客户交互频度太低,造成了入不敷出。同时,从金融角度获客的可能性非常小,现在互金公司的获客成本水涨船高,购买流量以及流量转化带来的压力,一个活跃客户总的成本基本达到2000元/户。

3、员工成长

我们说,小的组织员工成长的机会和速度都会很快,但这有一个前提,就是企业的成长速度也非常快。如果企业成长速度慢下来,所有因快造成问题都会暴露出来。员工的成长无非就为了两个,一个职务另一个收入。其实,我要提醒大家的是,在互金企业,与银行业的工作风格有着本质的不同,所以能否学到东西也成为一个考量的重要因素。

4、关系融洽

在银行的网点,除非是那种非常年轻的员工群体,否则那些老妈妈为主的银行,一定是一本《宫心计》。在互金公司,这种情况下更明显,公司可能60%以上的员工是从银行挖来的,同样个岗位在不同银行的操作流程存在着一定的差距,可是听谁的呢?尤其是,当员工分散在不多的几个银行的时候,就会形成企业内部派系。员工是否来历明晰,能否以一份赤子之心来共同工作。

5、风控

互金公司,在没有监管保护的情况下,在没有银行传统业务能力的情况下,风控成为最容易被打破的鸡蛋,也成为互金公司最容易垮掉的要点。除了防范外部风险外,企业如何防范内部风险、操作风险,都成为当务之急。企业招聘的员工素质本身比银行要低一筹,所以企业付出的成本要更高。在风控能力上,几乎无法与传统银行相匹敌,对互联网技术理解不深刻,很多互金企业线上模式走不下去,开始转产线下实体店的道路,与之配套的现场内控管理和流程设计水平有限。

最后,互联网金融公司并非一无是处,关键还是要看个案选择。我妈有个朋友的儿子以前只卖过电脑,最近被互金公司吸收进去做销售,第一个销售的对象就是自己,根据公司规定,没做出业绩来的员工,需要自己买下对应指标的产品完成考核,结果一去就买了几十万理财产品。互联网金融的路还有很长,但真正的企业将在这种严酷的环境下,成长起来。银行人并非没有出路一定要离开银行,关键是银行要科学转型,形成新的竞争力。这需要我们银行人一起努力。

电话:400-640-6658
华尔街猎头

华尔街猎头

扫一扫查看更多职位

专注于 高级 金融人才
版权所有:华尔街(北京)人力资源有限公司   旗下网站:华尔街猎头   华尔街招聘网   企业热线:400-640-6658   举报电话:010-62124346   
ICP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1018102号-2] 人才许可证号:RC1009319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000650